恭喜法國 !
以4 : 2 拿下比賽,防守真的很是嚴密 (雖然門將那球有些,嗯)
在進第二球之後的進攻也非常亮眼,踢得漂亮,無愧是奪冠大熱門。

克羅埃西亞盡了全力,不過幸運女神在前半場並不是站在他們這邊 ;
但在面對法國領先 ( 4:1 ) 的情況下能突破防線,從門將腳下得到一分,
讓本來熄滅的希望又再度燃起,實則看得是熱血沸騰,
最後輸了,但是能做的都做了,那球烏龍球不要太自責啊...


之前有說過克贏球開放點文.

但是 !

由於看的太盡興了 ! !

還是開放點文啦 ! ! !...

【曜梨】Valentine's Day

二月十四日,是個傳達情感的日子。


在這天,不只是忙著送禮,更有人忙著收禮,指的就是人稱浦之星二帥的松浦果南與渡邊曜,

兩人在運動場上亮眼的表現吸引了多少情竇初開的女孩?

無意間的回眸又使多少無知的少女淪陷了?

成推的巧克力回答了問題,喔,也別忘了那些接二連三的告白,

「果南前輩!這個是我的心意!」

「果南桑,請收下吧!」

「曜前輩,這裡這裡!」

「曜桑,其實我......」

每每這個時候兩人都是以微笑帶過,或藉口逃跑,

經前幾年的教訓,果南乾脆不來學校,留下曜一人獨自面對。


『我應該學學果南醬的。』

在收下今年第四十六個巧克力的曜正在慎重考慮,望著手中的''心意

【曜梨】冬夜

長年馳騁在鋼琴上的修長手指,靈活度自然不在話下,

隔著布料輕輕按壓藏於皮膚下的躍動的肌群,

時而輕點、時而摩娑,彷彿傳達了傳達手指主人的興致盎然。


「吶、曜醬、」

櫻內開口叫喚額前微冒汗的渡邊。


「怎麼了?」

銀灰色的髮絲不再晃動,緊繃的肌肉不再出力,她停下動作望著她。


「可以讓我任性一回嗎?」

明明是徵求同意的問句,語氣中卻帶著熱切期盼,這在多半處於被動的櫻內身上很少見


「明明已經是戀人了還這麼見外,果然這點也是非常的可愛呢。」

渡邊無意間的話語染紅了秀氣的臉蛋,

櫻內報復似的拉起覆蓋於腹部的布料,冷冽的空氣讓肌肉群再次舞動。

「嘶—」

出聲稍稍抗議...

【搬運】渡邊船長的航海日誌 — 後記

這篇故事,從構思的真正開始寫作,腦海總是浮現同樣的疑惑:「我寫這些東西究竟想表達什麼呢……」浮現這種疑惑對我而言是有些奇異的現象。因為以往在創作時,大約只想著如何把腦海中的故事呈現出來,然後享受於創作中。可是寫《航海日誌》(以下都將如此簡稱)時,享受創作的時刻少,煎熬、卡關、焦慮苦思的時間遠遠更多。為了一兩句話發呆兩個小時、一小段文字卡關三個晚上等情況不斷重演。可能就因為這樣,想找個更理念性的東西(「想表達什麼?」)來化解心中對自己的不安,支撐自己繼續寫作下去吧。遺憾的是……直到作品完結的這一刻,我依然沒有找到答案(笑)


  也因為上述原因,讀者大家的支持對我來說真的非常非常重要。雖...

【搬運】渡邊船長的航海日誌 — 14.尾聲

曜信步走出市中心街區,在狩野川河畔流連許久。不知不覺,離家的方向反而遠了。離開了近七年的故鄉,面貌有了許多改變,但散發著的悠然而溫暖的氛圍,和一直以來記憶中的氣息仍依稀彷彿。


  家人應該是有透過公司得知自己在停船期休假回家的。郵輪靠岸後,經過漫長的列車轉乘旅途,曜終於久違的踏上沼津的土地。他們究竟懷抱著怎樣的心情在等著自己呢?曜不敢試圖想像。


  時間會將人與人之間的裂隙越拉越開。裂隙裡的空虛,往家裡匯回再多薪水也不可能填補。曜知道他們一定在等著自己,一直包容著自己的任性。或許這是驅使曜終於回到陸地的原因之一——在疏離至再也不敢面對前。...


【搬運】渡邊船長的航海日誌 — 13.旅儀篇

2025/4月


  下野某處的出租公寓,狹小陰暗的套房裡僅有筆記型電腦亮著光芒。身材高挑的女子身著寬鬆的舊睡衣,抱著自己捲曲的一隻長腿,另一隻腿在床上隨意攤著。背倚床頭,挾著手機聽電話。


  『小宮啊,要不要再考慮一下?你的才能,企鵝號船長的位置絕對可以勝任的。人資部推薦的渡邊船長,似乎意願不太高,還開了一堆附加條件。比起和這種人合作,你直接把船長的位置接下來,我再找個好配合的副手跟你搭檔。這樣不是更兩全其美?』


  小宮的手機另一端,傳來的是公司總部營業經理的聲音。桌上的筆電的螢幕,顯示著的資料是公司已經興建將近完成的豪華郵輪『企鵝號』的...

【搬運】渡邊船長的航海日誌 — 12.企鵝篇(下)

2026/9/14

瞭解了什麼過去不瞭解的事情時,

隨之而來的總是更多迷惘。

所以……原諒我有點累,

今天就讓它這樣過去吧。


  「船——長——!等等我!」


  每周的例行晨會結束。曜走在長廊上向著自己的辦公室前進,忽然充滿爆發力的熟悉(真不想承認自己熟悉)嗓音急速接近,逼得曜不禁停下腳步。回過身來,果然是那副矮小的身軀,企鵝號的活動長鈴木正以百米衝刺的姿態氣勢如虹地朝自己逼近。


  其實已經漸漸習慣這場面。可是驀然間,諏訪醫生面無表情的畫面閃過腦海,嚇出了曜一身冷汗。曜試圖側過身子,擺出具有格檔效果但避免太過顯露防...

【搬運】渡邊船長的航海日誌 — 11.企鵝篇(中)

2026/9/6

其實自己也不太明白。

但我大概還是害怕感受到人們的好意,

害怕自己不是她們期待中的那個自己。


果然只是個膽小鬼吧?


  旅客的早餐時段剛結束。晨間巡視告一段落的曜,心中盤算著到吧台餐廳找逢田,要點剩餘的早餐充充饑。這幾日早晨,曜總是比平常還早些睡醒。原本是因為腳踝扭傷行動遲緩,需要早點起床準備。但傷勢痊癒後,身體卻依然自動比平常早從睡夢中甦醒。或許是壓力所致?


  無論如何既然早起了,索性先工作一段時間,等食慾來了再享用早餐。因而巡視結束後跑去吧台餐廳找逢田,成為了曜新發明的便捷手段。曜一如往常地打開通往客艙的艙門,...

【搬運】渡邊船長的航海日誌 — 10.企鵝篇(上)

2026/9/1

新的一批旅客完成登船,無事。

腳踝還是有點痛。

醫生敷的藥應該是對的、吧?

我相信醫生……


  曜望著新的旅客名單沉吟。


  「怎麼了,船長?『又』有熟人要來當客人了?」見到船長望著名單的神情,伊波湧起了兩個月前的既視感,於是當即問道。「又」這個字還特別加重了語調。


  「呃……」其實梨子那回,曜並沒有刻意想瞞著伊波,事實上這種事也沒有必要對伊波隱瞞,只是反射性的自我防衛罷了。不過,看來伊波自己悄悄猜出真相了吧。此時的質問,似乎還帶點對船長的見外表示不滿的意味。...


【搬運】渡邊船長的航海日誌 — 9.櫻訪篇(外)

2021/末


  「梨子醬~年假一起回沼津吧?我已經開始整理行李囉,你打算哪天回去?」房間裡,千歌一手收拾著架上的衣裳,一手執著手機說話。


  『回……沼津?』


  「對呀,難得長假,梨子醬應該會回去吧?」


  『……我本來又不是……』


  「嗯?梨子醬你說什麼?」電話另一端的語音忽然變得微弱,千歌不禁追問道。


  『啊,沒有……那個,我可能這次不回去了。我還得趕學校的專題呢。』


  「咦?梨子醬不回去啊……這樣回程路上會很寂寞呢……」


  『對不起…...

1 2 3 4